第三十三章            于治国的藐视

作者:鹿垚  |  更新时间:6/17/2018 5:52:58 AM  |  字数:2464字
    这条泥泞的路我走得很艰难,一直觉得,这路我走得很漫长,很艰辛。我的病腿越来越不管用了,就好像要失去了知觉。

    每当我往前迈一步,就觉得这条病腿越来越麻麻木木的沉困。感觉病腿好像在慢慢的变细,要丧失支撑的能力。每走一步,都很困难。

    走着走着,我心中就有一股被羞辱的感觉逆流在往上涌动。立刻,就产生了对于治民和于光平的无限愤怒。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这个地主阶级成分的人活得是这么的没有价值;在贫下中农的学生们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好累好累,身心疲惫。

    即使是这样,我在心里愤怒着,希望有那么一天,老天可怜我赐给我向于治民和于光平他们翻身报仇的机会。

    我知道现在这像走在黑暗夜里一样的日子,是没有我这个被斗争的家庭孩子光明的日子。

    我一直认为,这尖锐的阶级斗争,对我来说,是很不公平的。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给不属于我的罪过强加在我的头上?

    我越想越想不明白。心里沉甸甸的愤慨难受。真想站在土地庙的高台阶上,高声呐喊,问问苍天这到底为了什么?世道为什么这么的不公?

    看来我真的是太幼稚,单纯到什么都不懂;斗争是必然的,往好听里说,这就是一代一代的权势在较量。人,为了争权夺势,历朝历代都会

    不择手段的。还别堂而皇之的不承认这残酷的事实,斗争,就是高级动物的人类为了权势地位争斗的天性;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违心的不承认这

    残酷的现实。

    我真不想为我的悲哀流泪,可在这样残酷的岁月里我怎会有不流泪的理由?最终,我还是边走边伤心的哭了。谁能懂?我心里有多少的委屈

    啊!

    虽然天上的乌云渐渐散去,也不那么的寒冷了,但我一直感觉着我那颗伤痕累累淌血的心掉进了冰天雪地的深谷里,寒冷得怎也暖不起来。

    沿着通往家那边的泥泞路一副悲伤的一瘸一拐的走着,猛然间想到了妈。我在想,狼心是怎样残忍的对待妈?是不是妈又惹到了这个革命委

    员会的大主任了?不然狼心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我一直为妈担心,害怕狼心又要开批判大会斗争妈。

    每当狼心带着武斗队的民兵闯入我家,翻箱倒柜的乱砸一通,我都会吓得心惊胆寒。毕竟别看狼心这个没有党政实权的人,但他手里握着的

    可是阶级斗争的大权,实权。

    在这个尖锐的年代,谁手里掌握着阶级斗争的主动大权,谁的权利就大。别看于景松和于向伦还有于向林,他们都是在村里有一定权威的人

    ,但在狼心面前,他们是不敢轻易的藐视着阶级斗争的。因此,助长狼心在于家堡耀武扬威的乱用职权。

    、、、、、、

    学大寨的建设工地上,我妈在于治国端枪督促下,水一把,汗一把,积极紧张的劳动着。

    妈不能与其他的参加劳动改造的人们相提并论,因为妈罪名要比在场所有被劳动改造的人罪都重。

    毕竟在妈身上背负着汉奸反动派的罪名;对于汉奸这个词,在华夏的人们眼里,是最令人民憎恨不过的了。

    所以可想而知,妈能好到了哪儿去?

    于治国愤怒的走到妈跟前,用枪把子狠狠地戳在妈后背上,又用皮带恶狠狠的抽打着妈了几下,大声吼道:

    “你个反动派快干。多为社会主义建设出力。”随即又在妈屁股上凶残的踢上两脚。

    于治国开心的折磨了妈一通,然后将手一挥,招呼要好的几个民兵陪他去工棚里打扑克了。

    我妈对于治国残忍的虐待,不敢有半点的怨言,继续积极努力紧张的劳动着。

    我爹看我妈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原本就胆小如鼠,就更不敢作声了。只有无奈的心疼着我妈。和妈一样,一起心痛。

    爹看着妈被于治国打骂,怒也不敢怒,一股辛酸的泪水慢慢的从眼角里流淌下来。

    妈在紧张劳动的时刻,莫名其妙的心慌乱了起来。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此刻,妈心莫名其妙的感应突然抖了一下。妈立刻心里忐忑不安。

    妈不知到底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妈不经意中,向家那边遥望了一眼。妈担心着家里的几个孩子。

    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每一个孩子都在牵扯着母亲那颗疼爱子女们的心!天下的孩子,有几人能懂母亲那颗疼爱子女们的一片苦心?!

    于耿发跟没事人似的,大大咧咧地冲被改造的人们喊了一嗓子:“大伙儿都累了大半天了,歇一会儿啦。歇一会儿啦。”

    于治国听到于耿发的喊声,嗖的一下将手里的扑克往地上一丢,怒冲冲的冲出了指挥棚外,骂骂咧咧的向于耿发跑来。

    当于治国跑到于耿发的跟前,用枪口逼着于耿发大声骂道:“草。好你个于耿发,反了你不成?你好大的胆子,谁他妈的给你的权力?胆敢

    私自主张让阶级敌人休息?你他妈的太胆大妄为了吧你?看来非得批斗你不可了。”

    于耿发没有想到,于治国借助狼心的权威竟然对自己毫不客气的乱扣帽子。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呀?

    我爹见势不好,怕于耿发吃亏,忙冒着挨批斗的风险跑过来解围两个人的矛盾。

    “治国治国。消消气,消消气。你们都是一个战壕的阶级兄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是乡里乡亲,千万别伤了和气。”

    “滚。滚。你个地主羔子,没有你说话的地方。滚远点儿,越远越好。你是欠斗了吧。”

    于治国受狼心的影响,翻脸就不认人,两只牛睾丸的大眼睛瞪得溜圆,横眉立目的骂着我爹。一枪把子,一下子给我爹戳躺在地上。

    “滚你妈个球。你个地主的狗崽子,不老实,别等我一枪毙了你。”于治国趁我爹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又狠狠地戳了我爹几枪把子。

    于耿发见我爹吃了亏,便冲于治国嚷嚷道:

    “于治国。你给我弄明白了,好歹我是民兵副排长,你有什么权力冲我指手画脚。于向东虽然是咱们贫下中农的敌人,但他也是人,不是牲

    口。你这是拿他的人命当儿戏。你不该忘恩负义,你的命是人家于向东给你捡回来的。干嘛这样对待人家?”

    “我告诉你于耿发,别以为你是我爹的红人就自以为是,你倾向阶级敌人,就是你反对革命的阶级斗争运动,背叛了红色革命的政权,更得严

    厉的批斗你。”

    “于治国。你一点儿人性味儿都没有。可叹当初于向东救你一条命的苦心。你竟然像牲畜一样来对待他?”于耿发耿直的脾气一上来,什么

    都不顾了。

    “好。你等着于耿发。你要知道阶级敌人连牲畜都不如。既然你这么的倾向着阶级敌人,那好,你就等着瞧吧。”

    说完,于治国想冲上来揍于耿发一顿。

    于雷眼看着就要走到于秀英的跟前,见于治国和于耿发要是打起来,赶忙转身跑了回来劝架。其他的民兵们也纷纷跑来解围。

    在众人的劝说下,于治国与于耿发避免了一场不堪设想的争斗。

    但是,于耿发预料不到,这场与于治国没有发生的争斗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呢?
鹿垚 说:鹿垚求个支持!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