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于景松的担心

作者:鹿垚  |  更新时间:2018/7/6 13:30:24  |  字数:2478字
    村里的巷子里,道路还是那么的泥泞。到处可见融化的雪水浑浊流淌着。甚至,有的地方还能见到哗啦啦的流水。天一阵比一阵暖了起来。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街巷半截,一扭身,向村外那边而去。当我走到村口,我又担心起三猫四狗五虎这几个没人照看可怜的弟弟。转身回来奔

    家这边拖着不听使唤的病腿摇摇晃晃的走来。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我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复杂的想着很多事。到现在我还在想着燕子的事。

    燕子现在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从做人的道德良心上讲,燕子是真的不舍得抛弃天真可爱的孩子,毕竟孩子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作为母亲,有谁愿意抛弃自己的亲骨肉啊?燕子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要想留下这孩子,村里的人们一人一口唾沫能活活的给燕子淹死。

    不说别的吧,就现在的人们那封建传统的思想,怎能容下燕子一个姑娘家未婚先育这等的丑事。所以燕子不得不恩痛割爱。

    燕子思绪万千,那颗淌血的心被狼心的龌龊行为撕扯得一片一片的破碎。心痛得就像扎上无数把尖刀,让燕子活不下去。

    “孩子啊。妈妈对不起。妈实在是没办法呀。妈舍不得丢弃你。孩子啊。你别恨妈妈、、、、、、”燕子扑在孩子跟前哭成了泪人。

    包裹在一件燕子穿过的花棉袄里的孩子,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天真的看着泪流满面的妈妈。孩子想喊一声妈,可嘴却被走投无路的妈给堵

    上了。尽管这样,不懂事的孩子没有哭。嫩脸上带着笑不解妈妈为什么要哭得那么的伤心。

    虽然阳光已明媚,但鬼影山这里依然阴森森的寒冷。鬼影山的山头,挡住了高高升起的太阳。

    燕子惊天动地哭了一场,恶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将堵在孩子嘴上发黄的口罩往孩子的下巴挪了挪,然后伤心疼爱的亲了一下孩子,一狠心

    ,扭头向鬼影山一处山洞那边踉踉跄跄的走去。

    “妈。”孩子哇的一声哭了。挣扎着想爬起来。命苦可怜的孩子再怎么的拼命挣扎,也挣脱不开捆绑在身上一道道的捆绑绳索。

    孩子可怜兮兮的哭个不停,哭喊着妈妈。要不是被绳索捆绑着,三岁的孩子会爬起来向妈连滚带爬的追去。

    可孩子做不到啊,只能被几道绳索捆绑得结结实实,拼命无助的哭喊着妈妈。一副可怜兮兮无助的样子只能望着妈妈渐渐远去。

    这一刻,燕子那颗淌血的心被孩子揪心的哭声撕扯得支离破碎。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要钻进去。即使孩子哭得是那么的可怜,是那么的揪心,

    燕子被迫心一横,头也不回的继续向鬼影山那个山洞走去。

    燕子的心都要碎了。她一副悲伤惊天动地的喊了一声:“老天爷呀、、、、、、”燕子含恨躲进了鬼影山那个山洞里观望着有人来救救孩子

    、、、、、、

    狼心和‘大白梨’的激情还没有完。两个人不知廉耻的疯狂的爱在一起。‘大白梨’那让人听来肮脏恶心的呻吟叫声促使狼心骑在她身上更

    加幸福无比的舒服着。

    “用力呀。用力呀。再加把劲儿。再加把劲儿呀、、、、、、”‘大白梨’忘记了一切。

    狼心疯狂拼命的奋战着。汗水从快扭曲的脸上滑落下来。

    莺莺不明白奶奶和另外一个爷爷在做什么,醒来爬向奶奶。莺莺哭着喊:“奶奶奶奶。你别和爷爷打架了、、、、、、”

    ‘大白梨’疯了,一抬手给莺莺扒拉到一边去。

    莺莺爬起来,哭喊着奶奶向奶奶爬去。

    尽管这样,‘大白梨’和狼心也没有放弃还没有完成龌龊的勾当。

    大队部这里,于景松再也按憋不住了,摘下墙上挂着的另一只小铁喇叭,冲出了门外,怒气冲冲的向土地庙那里跑去。

    于景松一副愤怒的样子站在老爷庙的台阶上没好气的喊着:“于景奎,于景奎。马上回队部来。马上回队部来。”

    “坏了。”狼心听到于景松的喊声,轱辘一下从‘大白梨’的身上爬起来,拍着自己的脑门儿连连说坏了坏了。

    ‘大白梨’一头雾水忙问:“咋啦,咋啦?景奎。”

    “我忘记了重要的事儿了、、、、、、”说完,狼心慌慌张张狼狈的冲出门外向大队部这里一溜烟儿的跑来。

    ‘大白梨’恋恋不舍的喊着:“干啥去。我还要够呢、、、、、、”

    兰花婶儿看狼心一副紧张的模样急急火火的跑来,忙迎上前去追问道:“景奎,你去了哪里啦?”

    狼心从兰花婶儿身边跑过去,连个扁屁都没放就不屑一顾的给兰花婶儿晾在那里。

    兰花婶儿见狼心没有理她,立刻心生一肚子的委屈,冲上前来一把揪住狼心的胳膊理直气壮地问道:“你想干啥?”

    狼心一副怒冲冲的样子,用手使劲一扒拉,将兰花婶儿扒拉个大趔趄,便唧唧歪歪的怒道:

    “滚。滚我远点儿。”狼心愣冲冲的向办公室快步奔来。

    于向伦一脸的不满,见狼心就质问道:“景奎长本事了,给我们晾在这里你倒心闲无事了。你干啥去了。”

    狼心把脸一沉冲着于向伦唧唧歪歪道:“我干啥难道还得向你汇报不成吗?好歹我也是革命委员会的主任。你的权力还比小多呢。”

    “你还知道你是革命委会员的主任呀?照你的意思是不把我这个副书记放眼里了呗?党小组我有权过问你在工作期间都做了些什么?”

    “副书记咋?我是无产阶级红色革命任命的红色运动标兵主任。我手里握着无产阶级斗争运动的大权。不服你就来试试?”

    于景松听狼心这样说很不舒服,压了压火气便解围道:

    “好啦好啦。别跟鸡嗛架似的。景奎。你给我俩解释清楚,喊我和向伦到底为了啥事儿?”

    于景松的一句话倒引起了狼心的愤怒,气呼呼咬牙切齿地怒道:

    “你说啥事儿?你的手下于耿发当众倾向着阶级敌人董桂珍。是必须要好好的斗争斗争他于耿发,太不像话了。胆敢藐视无产阶级斗争。”

    于景松听狼心这么一说,心里咯噔的沉了下。在这节骨眼儿上,于景松害怕于耿发给他捅娄子。

    眼下阶级斗争这么的尖锐复杂,于景松怎能担心于耿发引火烧身呢。可是,于景松心中暗想,即使阶级斗争再怎么尖锐复杂,但也要讲人性

    化。于景松不希望看到狼心动不动就以阶级斗争为准绳滥用职权,以私人恩怨来发挥阶级斗争胡乱的整人。

    只可惜,于景松太势单力薄了呀。维护他的人太少了。

    举国上下,在轰轰烈烈的阶级斗争中,又有多少人借用阶级斗争的运动借题发挥,来报私人恩怨啊。

    如果没有王张江姚这活野心家,十年动荡的无产阶级斗争运动也不会这么的尖锐复杂。

    如果没有王张江姚这些人别有用心的人在煽动着阶级斗争运动,也不会有那些蒙受不白之冤的敌人。

    举国上下,曾有多少人利用轰轰烈烈的斗争运动来发挥私人恩怨大搞阶级斗争运动。

    尽管于景松再怎么努力,想主张正义,可他真是力不从心啊。所以于耿发在狼心想报复于景松的愤怒下即将面临着难逃的厄运。
鹿垚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